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中国实力派牡丹画家张耀中的博客

张耀中手机:15837581777【请发信息联系】欢迎光顾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引用 【郭进拴原创】观音菩萨传(第二十一回至二十五回)  

2010-11-28 16:11:03|  分类: 【观音菩萨传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引用

尧山编辑部(郭进拴)【郭进拴原创】观音菩萨传(第二十一回至二十五回)

 

 

智慧之泉【郭进拴】【郭进拴原创】观音菩萨传(第二十一回至二十五回)

 

 

郭进拴【guojinshuan9】【郭进拴原创】观音菩萨传(第二十一回至二十五回)
观音菩萨传


 第二十一回    上汤求宿又遇因缘糯米相贻治愈痼疾
 
  话说妙善大师等三人,见天色已经不早,前边又有高山阻路,其时来不及越过此山,幸离山数里处有个叫上汤的村庄,三人不免径投村中来借宿,顺便化些斋饭来充饥。  
   到了村中,见有一个高门大户的人家,一望而知是村中的首富。常言道:“出门要看天时,化缘须看场面。”她们三人自然往这家门首而来。走到门前,只见门口坐着一位老者,年纪约有六、七十岁,面上却现出忧虑之色,两眼直视地上,眼珠不稍转动,正在那里思量什么。三人走到他近边,他兀自不曾看见。  
   永莲性急,抢上一步,合十向老者道:“老人家沉思些什么?贫尼这厢有礼了。”  
   老者出于不意,听见有人说话,不觉吓得一跳,抬眼看着三人道:“何方毗尼,到此何干?猛然间倒把老汉吓了一跳。”
   妙善大师合十谢罪道:“多有惊扰,还望恕罪。贫尼等乃是兴林国人氏,因立志往朝尧山,路经宝庄,因天色已晚,特造尊府,请求借宿一宵,明日清晨就动身,决不多扰,还望老人家行个方便。”
   老者摇头道:“你等来得不巧,若在往日,莫说留一宿,就是多留几宿也无妨。可是现在却不行了,你等还是往别家去住好了!”
   妙善大师道:“这又奇了,究竟什么缘故,敢请老人家告之。”
   老者叹了一口气道:“说起我家主人卢员外呢,真的是个行善之人。往日里最爱救困济贫,斋僧念佛,数十年来未曾改变,只是一向没有一男半女。在前年春间,才生了一位小官儿,合家庆幸,村中人也都说是行善之报。不料在本月初旬,这小官儿忽然起了腹泻之症,当时就请了大夫诊治,都说是脾虚之症,不易治愈。故难定方,服药也是无效,在药力到的时候,稍为好些,药性一过,便依然如旧。据一位老医说:如要治愈此症,须得三合糯米,煎汁服下,使中土得到生机,然后才可用药医治。只可恨我们这里是不产稻谷的,要求此物,须要越过这座六羊山,渡过通天河,到那鲁阳城,方可求得。本来相距百余里,前往求取也非难事。奇不奇,巧不巧?这六羊山中,向来连豺狼都没有的;但在半年之前,忽来了四只斑斓猛虎,居住山头,出攫人畜,闹得山中不得安宁,大家不敢由此来往,与鲁阳城的来往,也因此隔绝。故明知那边有糯米,却无人敢冒死去求取啊!只眼见那小官儿的病,一天沉重一天,据那位老医说,性命只在此一两天之内。现在我家员外,正急得死去活来,滴水不入,已有三、四天了。情形如此,哪里还有闲心性招待你等呢?故请你们往别家投宿去吧!”
   妙善大师口称:“善哉,善哉!老人家呀,你说不巧,我说来得正巧,这也是注定的缘法。你去告诉员外,叫他不要着急。若要别物,出家人却没有;三合糯米,囊中却有,如能救得小官儿性命,出家人决不吝惜!”
   老者听了,待信不信地说道:“真的吗?出家人说话须要当真,不可说谎!莫要骗过了一宿就走路!”
   妙善大师道:“哪有这等道理?你看我那两个同伴黄布袋中藏的,不是米谷是什么?你只快去告知员外就是了。”
   老者道:“既如此,三位且在此小坐,待老汉去通报一声。”
   说着便兴冲冲地向内奔去,口中连呼:“员外,员外!好了,好了!小官人有救了!有人送糯米来了!”
   那时卢员外正坐在厅上发闷,见他如此神情,便喝道:“卢二,你可是发了疯吗?叽哩咕哝的,在那里说些什么来?”
   老者连道:“不疯,不疯!果真有人送糯米来了。”于是便站住了脚,定了一定神,方将妙善大师的话,从头至尾学说了一遍。 
   员外听了,不觉一跃而起,连说:“卢二!快去开了正门,说我出迎三位活佛。”
   卢二哪敢怠慢?一路踉踉跄跄地奔出来,开了正门,向三人说道:“我家员外出迎三位活佛!”
   妙善大师连称不敢,那卢员外果真走出正门,向三人一躬倒地,口称:“下士卢芸,不知三位法驾光临,有失远迎,万望恕罪!现在请三位大厅用茶用斋。”  
   妙善大师等合十还礼道:“贫尼何德,何能,敢劳员外如此大礼迎接?只因朝尧山远来,欲打扰宝庄一宿,就惊动了员外,真是十分罪过!”
   当下卢芸便让三人进了大门,直到厅堂,重新叙礼,分宾主坐定,略略寒暄了几句。
   妙善大师就开言道:“闻得小官儿病重,须得糯米浆吃才可保无虞。可巧贫尼袋中粳糯米谷都有,只消拿来拣择一下,莫说三合,就是三升也有。”
   卢芸闻说真是喜出望外,千恩万谢。妙善大师自己随身带的一袋饭干,已在神鸦岭时散给乌鸦吃了;现在永莲身旁一袋米,保姆身旁一袋谷,却依然存在。她当下便向卢芸讨了一只盘来,命永莲将米倾入,仔细拣择糯米。不消片刻,已拣了一升光景,卢芸连称:“够了,够了!其余的请活佛收了吧!”
   永莲仍收米入袋。妙善大师又嘱咐卢芸道:“此米煮时不用淘洗,以免伤了元气,减少效力,且须用文火,不可使它沸溢。若是沸溢了,脂膏尽失,便不生效。”
   卢芸一一答应,请三位慢坐,自己亲手将盘中糯米捧到里边,交给老奶奶,说明煮法,叫她去煮。一面命安排素宴,款待三人,准备洁净房屋,让她们安歇,一面又吩咐家人去请那老中医到来,商议方药,我且不表。
   再说老奶奶当下撮了三合米,放入瓦罐之中,配好了水,放在炭炉上煨,自己坐在旁边看定,以防沸溢。约有半个时辰,已经成为粥糜,香气扑鼻。于是便在面上稀稀地盛了一碗,去给小官儿吃。
   那时小孩儿已神气涣散,不进饮食,已有多天,此时只好一汤匙一汤匙慢慢地灌了下去。灌完了一碗,看他好似沉睡的一般,老奶奶倒很喜悦!便去收拾过了瓦罐,熄了炉火,再回到房中,伸手去摸小孩儿的四肢,不觉大吃一惊。
   原来,那小孩儿的手脚,先前虽不似常人的温暖,却还有一点儿热气。现在吃了一碗粥糜下去,却反变得冷如寒冰,一点儿热气也没有了,连头上也是如此,那光景已是回去的了。
   老奶奶急得忙了手脚,一口气奔到厅上,告之卢芸。卢芸与妙善大师等正在用斋,一听此话,都惊得呆了。老奶奶只当那糯米中有什么花样,定要和妙善大师拚命。卢芸好容易劝住了。正在纷扰,恰好老中医到来,问明原由,便道:“你等且休愤怒,我进去诊了一诊,好歹自见分晓。”
   于是与卢芸和老奶奶一同入内,诊了小孩儿的脉,便向卢芸道:“恭喜员外,小孩儿有了生机了!”
   卢芸闻言虽然欢喜,但不知为何会出现如此情状,便向老中医问道:“大夫呀,这孩子如此手足冰冷,气如游丝,分明是个死兆,如何反说是生机呢?”
   老中医答道:“员外有所不知,这就叫做神气内聚。小官儿病了这许多日子,神气已两不相属,幸得米汁助了元气,故内部聚敛起来,外面却反有此现象。你且待他这一觉醒来,包管大有起色。”
   大家听了此话,方才定了心,老中医又开了药方,才告别而占。  
   妙善大师得知如此情形,心中也十分喜悦!卢芸合家都出来拜谢请罪。妙善大师道:“你等这么一块好地方,却想不到不产米谷,真是个缺憾。现贫尼尚有数升谷在囊中,倒不如送你们做了种子吧!”正是:  
   此日留佳种,他年万顷禾。
   欲知后事如何,且待下回分解。
 

 第二十二回     六羊山歼除虎患尧山镇路得光明
 
  话说妙善大师见这里好好一个地方,却是不产米谷,就动了慈悲之心,便向卢芸说道:“员外呀,你们这里,很好一个地方,却不料不生米谷只有麦子,真是一件大大的缺憾!现在贫尼囊中,还有几升谷子,里边粳糯都有,倒不如送给你们做了种子,补了这缺憾吧!”
   卢芸等一班人听了此话,都乐得手舞足蹈,谢天谢地。当下妙善大师便叫保姆将贮谷的布袋解下,交给卢芸,又将粳糯谷的分辨和下种灌溉的方法,一起详详细细地告诉了他们。卢芸拜谢受领了,真是感激不尽,夜深时便各去安息不提。
   次日清晨,洗盥过后,大家在厅上相见,大师问起小孩儿的病情,果真如那老中医所说,已经神志清楚,泻泄停止了,三人也兀自替他家欢喜。用过早斋,妙善大师便向卢芸告辞,卢芸哪里肯放?并且说道:“三位此去尧山,一定要从六羊山经过。不料半年前来了四只猛虎,专门伤食人畜,因此这条路就无人敢走。三位又是孱弱之人,如何去得?倒不如权且在我上汤小庄小住,待卢芸悬赏征求猎户,入山除了猛虎,那时再送三位过山。一则除了虎患,二来也略报三位的大德,此时却万万不可前往!”  
   妙善大师笑道:“不妨,不妨。猛虎是佛家的巡山夜叉,我们既皈依佛祖,它决不至于伤害我等,请员外只管放心。我等往朝尧山要紧,不敢在此多留。员外的盛意,我等心领了。”
   卢芸还是不敢放行,两下争持了好一会,卢芸说道:“既然三位一定要走的话,那么卑人挑选一队精壮庄丁,各带武器护送三位过此六羊山,以免意外。”
   妙善大师推辞不得,只好由他去挑选。片刻之间,已挑选得三十二位精壮力健之人,各各执着刀矛叉棍,齐集庄外。至此,妙善大师方才告别了卢芸,同着保姆等二人,出了庄门,坐上白象,一直向六羊山大路而行。卢芸与全庄老少又送了一程,才止了步,望着三人由一队壮丁护送而去。
   由此上六羊山,本来有东西两条路径,西路比较险峻,林木也多,野兽容易匿迹;东路比较平坦,树林也少,似平安一点。故当下一班壮丁,因欲避免与猛虎相遇,直趋东谷而来。
   不料天下的事情,自有出人意外的,你要避时,却撞个正着。此时若走西谷,倒是平安无事;如今走入东谷,却免不了一场虚惊!
   众人入谷,一路迤逦而上,走到半山腰里,却是一道石梁,四周乱石纵横,林莽丛杂。有一个经常走山路的人,关照大家道:“留心着啊!生怕那家伙藏匿在乱草之中,兄弟们!手中的兵器预备着啊!”
   大家哄然地答应了一声。
   不料只这一声答应,就惊动了那山中的猛虎,原来,有两只猛虎夜间由西山出洞觅食,直抄到东山,一点东西也没有寻着。天色已经大亮,它们也疲倦了,就在丛莽之中伏着打盹。
   忽然听得人声,正是饥不择食,狂啸一声,分左右直窜出来,扑向人丛里去。
   妙善大师吃惊非小,口中只得叫一声苦也,已翻身跌下象背,永莲等二人也都跌倒在地,休想爬得起身,那些壮丁,各执家伙,向四下里散开,围攻猛虎。
   那猛虎倒也乖觉,见有人跌在地上,便舍了壮丁,争着去扑三人。壮丁抵死救护,只挡住了一只,另一只已扑到妙善大师跟前,说时迟,彼时快,看看已不及相救。
   忽见那头白象,将身一横,挡住三人,待虎切近时,它猛地用鼻子将虎腰卷住,狠命地就是一摔,将那只猛虎摔到数丈之外,掼在巨石之上,跌断脊梁,再也站不起来了。那班壮丁见白象杀了一虎,顿时胆壮,叉矛齐举,把另一只猛虎也结果了。
   在两下争持的时候,闹出一片狂嘶乱喊之声,在山中更觉宏大,山鸣谷应,把睡在西峰洞里的两头猛虎也惊醒了。它们一听人声鼎沸,又不见了两个同伴,情知在那里争斗,便一同出洞,听了听声音的方向,各腾起虎跳,一阵风卷去,飞沙走石,一对大虫便翻山越岭,直奔喧闹之处而来。
   这边一班壮丁,见扑杀了两只猛虎,正想扶持三人前行,不料狂风过处,腥气触鼻,齐声说:“不好!又有猛虎来了!”
   于是各操兵刃预备迎敌。那头白象也迎风冲上前去,待得猛虎来到近处,它又是把鼻子一卷一摔,早将一头猛虎掼在尘埃,众壮丁一拥上前,刀棍齐下,又刺死了一只。
   余下的一只,见三个同伴被杀,不觉大怒,磨牙奋爪来斗白象。白象毕竟只有一个鼻子作用,其势有些难敌,幸得它皮粗肉厚,虽被抓伤咬伤,它却满不在乎,依旧撩着大鼻子苦斗。
   那一班壮丁见四只猛虎,已杀了三只,明知这一只尽是凶猛,也不济事,于是便助着白象环攻。那只猛虎直斗到筋疲力尽,方扑倒在地,被众所杀,却还被它抓伤了好几个人。
   六羊山的虎患,总算由此除去。那四只死虎,回头自有壮丁抬回上汤庄上,我算一言表过。
   再说妙善大师等受了一场虚惊,如今见已没事,便定了心从地上起来,重新上了象背,向前进发。壮丁直送她们过了六羊山的西麓,方才告辞回去。
   妙善大师等三人谢过壮丁,一路向尧山镇大路而来。一过了这座山头,景象就大不相同,一路上村镇市集,到处都有,不似那边的荒凉寂寞。三人行了半日,才到镇中,这里有驿馆宾舍。妙善大师亲到府中呈验,加盖了印鉴,就有人引她们到驿馆中安歇,供应了斋饭,次日便离了尧山镇,向西取路往尧山进发。
   这才是上尧山的正路。她们三人只因当时一个错误,出了南谷,经青石岭、四十五里虎狼爬,过汝河,登娘娘山、鹰背山、抱玉山、嵩山,又过伊河,到了龙门,多走了三百来里路还不算,路上又着实多受了许多磨难与虚惊,好容易才得此一条光明之路。
   她三人自此一路前行,远远已望见了尧山顶峰。大家的希望,渐渐地接近了,勇气也越发增加,行程也越发迅速。平常每日走五十里的,现在竟能走到七十里还不觉疲倦。
   行行重行行,已到得尧山下。可是这座尧山,非但高峻接天,并且又十分广袤,大小山峰共有七十二座,峰峰连接,起伏不断,宛如游龙一般。妙善大师一行三人,虽然到了山下,却不知哪一座是雪莲峰。若要遍朝列峰,未免太无意识,一旦不遇雪莲时,仍旧不会知道此峰的着落,徒然多此一行。那山峰左近数十里之间,又没有村落居民可以探问。这一来可把她难住了,踌躇委决不下。
   商量了一下,永莲忽发奇想地说道:“这座雪莲峰,既然是尧山的著名主峰,一定是又高又大,与众不同。我们且不必管它是否,只拣高大的山峰往朝。就算走错了,万一精诚所至,那雪莲受了感应,也自会出现引导我们的。”
   大家在没有办法之中,也只得依她的主意。于是,把群峰的高低大小,逐一比较,只有居中偏左的第三峰最为高大,就认做目标,一同向那座山峰前行。到得山麓,又好容易寻觅了一条上山的小径,永莲便驱着白象,想从此上去。
   不料,那一向驯善的白象,今天却发起倔来,犟住了一定不肯走。正是:
   莲峰究何处,白象暗中知。
   欲知后事如何,且待下回分解。

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二十三回    上莲峰蟒蛇吞象     入幻境神将击人
 
  话说妙善大师等一行三人,走到那座最高峰的山脚下,只当它是雪莲峰,找到了一条路径,驱动白象要往山上走时,不料那头白象,在一路上过来,都是驯顺异常的,今天却不知为了何故,却自犟住了,一步也不肯走。
   永莲见驱赶不动,便道:“这倒奇了,白象难道今天没有吃饱,故不肯向前?”
   于是就在布袋中掏出一个化来的馍馍,去喂给它吃。白象却又不要吃,依旧站着,一动也不动。把个永莲恨得牙痒痒的,骂道:“孽畜,如此怪张怪致的,敢是讨打?再不走时,赏你一顿拳头受用。”  
   那白象一听了此话,便侧转头向她望了一望,呼呼地透过一口长气,好像在那里对永莲说:“那里边气味不对,一定有怪物藏着,危险得很,进去不得!”
   永莲虽然号称聪明,但终究猜不透象的意思,只管顿足怒骂。妙善大师见了如此情形,便下象背,抚着象鼻道:“白象呀,你是通灵的了。你自从九峰山中救了我的性命,随我朝山,一路上也吃了不少辛苦,到此朝拜尧山之时,难道却又发起野性来了?”
   那白象闻说,连连把头摇了几下,表示不对。
   妙善大师又道:“既然如此,那么你不肯前行之故,大约是因为这座山不是雪莲峰吧?”  
   白象又摇摇头,可怜它喉间生着三寸横骨,不能将不肯走的原因,明白告诉出来,只是摇头,把个妙善大师弄得莫名其妙。
   写书的在这里,倒不能不替它表明一下。这座山峰到底是不是雪莲峰?那白象到底是个畜牲,叫它怎生会知道?它所以不肯入山的缘故,只因闻得一股腥膻之气,异常触鼻,知道这山中一定会有怪异的东西,而且那东西又是它生平最怕的长蛇。因为是对头,它的辨别格外真切。  
  白象这东西在野兽中,性情虽极驯良,但生得皮粗肉厚,力大无穷,自卫的能力极强,就是虎豹它也不怕。所怕的只有两样东西:一样是老鼠,会从它鼻孔中钻进去吃它脑子;一样就是长蛇,会缠绕它不得脱身,到死方休。故象对这两件东西的气味,有特别的感觉,一闻便知。
   那么,这种腥膻之气,白象已经闻得,妙善大师等三人却又如何一点都没有闻到呢?这因为兽类的嗅觉,比了人来得灵敏,故三人还没有得知。  
   当下妙善大师又谆谆地向白象劝告,叫它不要有始无终,功亏一篑是十分可惜的事,得成正果与否,也只在此一念。
   白象似乎领会了她的意思,这才点了点头,好似在那里说:“我不走并不是偷懒,只为前途危险,生怕于你不利。既然主人一定要去,我也顾不得许多了。”  
   妙善大师看见它点头肯走,甚是喜悦,重又上了象背,白象果然缓缓地依山径而行。
   走了五、七里,清风过处,三人也闻得风中夹杂着一股腥秽之气,十分刺鼻,闻了令人作呕。
   永莲道:“咦,这是什么气味,这么难闻?”
   妙善大师道:“山林阴森,经过了日光蒸晒,潮湿之气上腾,故有这般气味。至于难闻好闻的话,永莲啊,你可又说错了啊!你岂不闻,出家之人要六根净灭。何谓六根?你且讲来。”
   永莲道:“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,就叫做六根。眼为视根,耳为听根,鼻为嗅根,舌为味根,身为触根,意为念虑之根。这些是常常听得大师讲的,如何会忘怀呢?”
   妙善大师道:“你既知道六根,却又说难闻的话,六根岂不是还没有断绝吗?”
   永莲连连称是,收摄心意,跟着又走了一程,那腥秽一发令人受不了。那头白象,好似中了毒一般,步子渐渐地迟缓下去,十分勉强。
   妙善大师觉得奇怪,便招呼永莲等停了步,自己跳下象背,来看白象时,忽然空中“呼呼”地起了一阵怪风,刮得林木震撼,沙石齐飞,连眼也睁不开来了。风过之处,腥秽难当。
   妙善大师迎风看去,只见前边树林里游出一条大蟒蛇来。
   一个头,有小盆大小,两只眼睛,如同一对小灯笼,一张嘴,宛如小小一个月洞门,一条两叉的舌头,好像出鞘的一对双刃宝剑。在林外已有二、三丈长,还不知尾巴在哪里,身长多少,实在无从推测。
   妙善大师叫声:“不好!蟒蛇来了!我们快些避让!”
   那时保姆和永莲也都看见了,三人口中乱叫,一同飞步向斜刺里小路上逃去。
   那头白象一见了蟒蛇出来,也不住地急叫,四蹄却是不能举步。那蟒蛇游到白象跟前,便张开了血盆般的大口,对着白象“呼呼”地嘘气。那象一受了蛇气,便自筋酸骨软,不消片刻,再也休想支持得住,“扑通”一声跌倒在地。蟒蛇游过来一阵乱咬,那白象顿时被咬死,蟒蛇一口噙住白象,连拖带曳地游向对面一个山峰上去。
   妙善大师等三人逃了一程,不见动静,回身看时,却远远望见那条蟒蛇将白象拖去了,都说:“可怜,可怜!此象护送我们到此,不料却伤在那孽障手里,真是可惜!”
   永莲道:“可怜,可怜!它到底负送我们这么一程,我们如今眼见它被大蛇吃去,却自救它不得。”
   保姆道:“如此,我们只好多诵几遍《往生咒》,使它早登极乐,也尽了我们的一片诚心。”  
   妙善大师道声:“好!”
   于是三人便都默诵起《往生咒》来,一方面仍旧觅路前进,上高落低,直走到天色昏黑。向下望望,离开平地却已好几十丈,再向山顶上看时,仍旧与在平地上仰望无异,这许多路好似未走。
   当下便找了山崖边一个石洞藏身,跌坐入定。但是三人因为日间看见蟒蛇,受了一番惊恐之后,心神不能十分宁静。
   心神不宁,是坐禅最忌之事,足以由此生出种种恐怖幻像,与常人做恶梦一般无二。三人里边,自然是妙善大师功行最深,收摄住了心神,没有枝节;那保姆虽然功行不及大师,但还可以勉强镇住方寸,不让它旁骛。
   只有永莲功行最浅,坐不多时,便觉周身火热,如同在洪炉之中一般,急睁眼看时,只见满一个石洞,都是熊熊的烈焰,主人一同处身火中。但那妙善大师与保姆却自顾瞑目趺坐,一点儿也不觉得有什么。永莲暗想:“不好!她们没事,只我觉得发热,一定又是走了魔了。”急急抛开杂念,收摄心神,那一洞的烈焰,果真熄灭无遗,身上也不觉得热了。
   可是她一颗心却终于不得宁静。又隔了片刻,幻境又发生了,只觉得浑身冰冷,如同浸在冰窟里边一般,还觉似乎受到很剧烈的震激。再睁眼看时,只见滔滔洪流,浊浪排空而至,满石洞都是水,三个人同浸在水中。只是妙善大师和保姆,仍是不知不觉,那浊浪却不近她们二人之身。永莲暗道:“不好了!怎么今天却一味地走魔?如此还能成正果吗?”
   她生了这么一念,心上不免有些烦恼!只这一烦恼,入魔愈深入。转眼之间,那滔滔浊浪却又不见了,只觉得霹雳一声,半空中来了无数金盔金甲的天神,都生得身高丈二,腰大十围,手中都执着八棱金爪锤,一个个怒目相视。内中有一个环眼的天神,飞身走入石洞,举起金爪大锤,不问情由,照她顶门上“嗖”地打了下来。
   这一下不由永莲不吓得神魂出窍,极声嘶叫:“呵啊”一声,早惊动了妙善大师和保姆,争着问道:“永莲啊,为何极声嘶叫啊?”
   到此她才如梦初醒。正是:
   幻境由心造,何曾可当真?
   欲知后事如何,且待下回分解。


 第二十四回     遇白熊三尼装假死避灵猿七步学朝真
 
  话说永莲入魔愈深,忽见金甲天神,手执八棱金爪锤,闯进石洞,照定她顶门就打。她这一吓,真是非同小可,故“哎啊”一声惨叫,妙善大师等二人竟被她叫出定来,看她失张失致的情形,便喊道:“永莲!怎么回事,你咋怪叫起来了?”
   永莲到此才如大梦初醒,仔细看时,三个人好端端地坐在石洞之中,哪里有什么水火,更何来什么天神?才悟一切都是幻像,便将顷间之事,向二人说明。
   妙善大师道:“永莲啊,你如何又走了这遭魔来?这怕是日间受了蟒蛇的惊恐,故心神才收不拢来,以至如此。幸而有金甲天神将你惊醒,否则要多损几分功行呢!”
   永莲连连称是。其时天色已经黎明,三人便收拾了一切,出了石洞,觅路上山,沿途摘些野果充饥。走到日中时候,忽远远望见有一头大白熊,迎面走来,似乎还没看见三人。
   妙善大师便牵着二人,一同逃到树林中去,悄悄地道:“我们躲避得过最好,如躲不过时,大家倒卧地上,屏住气息,扮作死人模样,切不可呼吸动弹,或者可以避过此难。”
   那白熊走到林子相近的地方,闻得人气,就四下里找寻。她三人看见,早已倒卧在地上,屏气扮死。那白熊一路寻到林中,一见三个,便立住不动,注视了半晌,见她们无声无息,一动不动,真的当成了死人,便“哼哼”地叫了几声,表示它的失望,然后踱将过去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妙善睁眼看白熊去得远了,才招呼二人起来。
   原来白熊一物,最忌的便是死人,一见了死尸,它再也不肯走近。妙善大师知道它这种脾气,故用此法来解厄。
   当下三人走出了树林,依路上行,又走了五、七里,三人走得口干舌燥,疲倦已极,恰好有一条山溪流过。
   妙善大师道:“且坐着歇息一会,待舀些水吃了再走。”
   于是大家倚石而坐,永莲便取了钵盂,到涧中去舀了半钵盂清水,先递给妙善大师喝了几口,余下的和保姆分喝了,也席地坐下,拾着小石块向溪中抛掷着,看那水花飞溅来取乐。
   妙善大师看了,含笑说道:“永莲呀,石击水飞,这其中也含有禅机啊!你可参得透吗?”
   永莲道:“敢请大师先说。”
   妙善大师说:“水本是静的,被你石子一激,便变成为动,飞溅起来,一动一静,这里边便是造化之机。”
   永莲道:“不对,不对!水原是动的。你不看,就不是我用石子去击,也兀自昼夜不停地流着吗?石头才是静的。要不是我去抛掷,它决不会自己飞跃到溪水中去哩!”
   妙善大师频频点头,连称:“善哉,善哉!”
   正在此时,忽平空飞来一块石子,“扑”地打在永莲额角上。她很奇怪地说道:“静的也动了,动的谅来终会静的啊!”
   妙善大师道:“这才又观透一层哩!”
   她们正在谈论禅理,忽然对面“吱、吱、吱”地跳出一群猕猴来。永莲才悟出刚才一块石子,是猴子打过来的。
   那群猴因见永莲抛石击水,它们就抛石来击人。你想,这边三个人,如何经得起三、五十个猴子的抛击?
   永莲、保姆二人站起身来,欲待奔逃,妙善大师道:“莫跑,莫跑!我等一跑,猴子就追上来了,它们脚步敏捷,我们终是跑不了,那时反要被它们所困,不易对付。我想猴子这种东西,生性最灵,更喜欢学人的动作。我等三人不妨一字儿排着,向前边进行,走三步拜一拜。猴子如其学我等的行动,虽在后面跟上来,也不怕它们再来伤害我们了。”
   当下大家依言,果然排成一字儿,三步一拜地向前走。那群猴子见她们如此,以为好耍,果真学起她们的样子来,也一路走着拜着,再不用石子抛掷三人了。
   这三步一拜的朝山,实是妙善大师权宜避猴之计,后来信佛的人,就传为定规,无论朝什么山,都由山麓三步一拜地直拜到山顶,源流就是此时起始的。
   她们三人在前拜着走着,猴子也一路上跟定,如此走了很远的一程。
   忽然天空之中一阵“啪啪”之声,掮出了一阵好大的风来。
   三人抬头一看,只见一只大鹏,在空中盘旋飞舞,此鸟比了寻常的要大上几倍,真是翼可蔽日,足乱浮云,两翅飞动,就搧出了一阵狂风。
   猴子这种东西,好似顽皮孩子一般,天不怕地不怕,却只怕鹰鹞之类。因为它由上而下,不易防躲,爪牙又异常锋利,难于抵敌。它们擒住了猴子,飞在空中,不消几啄,就得毙命。猴子若用力抗拒时,它便两爪一松,从高空将猴子摔下掼死,然后飞下啄它脑子吃。因此,猴子见了鹰鹞之类,就如老鼠见了狸猫一般地害怕!何况今天所遇见的是大鹏呢?
   猴子的生性极为灵敏,在它们一听见空中刷翅的声响,就知道对头来了,哪里还敢学三人的跪拜?一阵“吱、吱,吱”地乱叫,纷纷四散地向丛林深草中,乱奔乱窜,藏躲得无影无踪,一个也找不到了。
   妙善大师等三人见猴子已经逃开去,便不再拜,一路缓缓地上山。走到昏黑之时,又找了一个石洞藏身,好得这尧山一路悬崖峭壁之间,大小不等的石洞很多,故得随处安身。这一晚上大家坐禅入定,各自安然无事。  
   次日清晨,重又上路,一连走了足足两天,才算走到半山。一过山腰,景物却大大的不同了。在山麓一路地上来,虽觉得山中的气候,比了平地寒冷,但还不至于手僵足冻。此刻过了山腰,却一步冷似一步。山顶上的雪被风刮得飞下来时,扑到脸上好像刀割针扎的一般;地上有水沾濡之处,东一块西一块地结成了坚冰,又冷又滑,行走十分不易。一路上除了耐寒的松柏之外,找不出寻常的树木,欲寻些果子来充饥,也兀自无从寻得。  
   永莲看了这番情形,暗暗叫苦,腹中又饥,身上又冷,如此一路地冷下去,岂不把浑身的血都冻得凝结起来,那便如何是好?就连保姆见了这种情形,也觉得有些皱眉蹙额,独有妙善大师一本诚心地只顾走,有如木石一般,纵然赤着脚,也毫无所苦。
   走了大半天,才看见两棵栗子树,上边长着不少毛团。永莲便去敲了几个下来,用石块砸开了大家分食,居然吃饱了肚子。说也奇怪,肚子一吃饱,身上的寒冷就觉减了不少,精神也振奋得多了。于是,三人又走了一程,天色昏黑,又觅了个石洞歇夜。
   这一晚上,寒气袭人,永莲实在熬不得,不住地喊冷。保姆也说道:“真是寒风刺骨,令人难耐,最好弄些树枝,敲个火燃烧起来,大家烤烤才好哩!”
   妙善大师道:“你俩别乱嚷,深夜山中何从得火?就算敲石燃得火,火光照处,难免不惊动山中的野兽,它们如果望火而来,岂不是又自惹灾祸?故千万也使不得。并且我们欲求成道,必须精诚专一。神魂完聚,身体上越受到痛苦,神魂也就越发坚强,多受一番痛苦,即多增一分坚强的力量。待受过千劫百难之后,神魂即万分地坚强完聚,永远不会分散,那才可以成道。成道之后,抛撇了身体,这神魂即另成一个我,大千世界,环行无碍,具大神通,无所不可。我等三人,既想得成正果,一切寒冷饥饿之苦,原是应当受的。若连这些儿苦寒也受不了,哪里还有证果的希望呢?我等已经历过了不少辛苦,如造塔般,只欠一个顶了,你难道肯前功尽弃吗?”
   这一席话,说得二人心中恍然大悟!正是:
   九仞功成后,肯因一篑捐。 
   欲知后事如何,且待下回分解。

 第二十五回   绝顶登临迷津悟澈高谈往事竖子弄人
 
  话说保姆和永莲听了妙善大师一席话,都觉得心地光明,寒冷也就减了不少,打坐入定,过了一宿,次日仍旧前行,如此又走了三日。
   那天正走之际,忽然看见一座石牌坊,横额上刻着“胜境”两个大字。
   妙善大师道:“好了,好了!有了这一座牌坊,一定有修真之土或庙宇了。”
   于是三人又三步一拜地进了牌坊,又约摸走了一里光景,只见悬崖之上有一个很大的石屋,石屋里面却趺坐一位长眉老者,慈眉善目,宝相庄严。
   妙善大师向二人道:“这都是佛祖显化,即不然独自个在此修行,也一定是位道高之人。我们正该叩求他老人家指点迷津呢!”
   二人也同声称是,于是三人直到石屋里,拜倒座下。妙善大师口称:“活佛在上,弟子妙善等一行三人,从兴林国来此朝拜大尧山,拜求仙踪圣迹,指渡迷津。一直到得此地,方得遇活佛,缘法凑巧,还望活佛大发慈悲,指点迷途,使得归正道,那就受赐不尽了!”
   长眉老者听了这番话,方才睁开眼睛,向三人看了一看道:“善哉,善哉!难得你们三人不辞跋涉之苦,老远地来到此地,总算有缘。只是我须问你,你既然抛撇了一切尊荣,皈依佛门,一志修行,可知佛家清修的本旨为的是什么?修成正果之后,你的愿心又是如何?你且一一说来。”
   妙善大师道:“启禀活佛,佛家清修的本旨,原只是为人在世,并没有一点私利之心。故佛祖身经百劫,为的也是替世人消除灾难。至于弟子的愿心,那么将来万一能够脱却凡胎时,誓必走尽十方三界,救度一切苦厄,使世人都归正觉。未识弟子此志,尚合佛家宗旨否?”
   长眉老者频频点头道:“毕竟有些来历。可是你该知道,凡修真之人,成道有一定的地方,这也跳不出一个缘字的。你等今番虽然历尽艰苦,跋涉到此,但据我看来,证道之所,却并不在此。”
   妙善大师再拜道:“既蒙活佛指迷,实为万幸,但弟子等所以来朝尧山,也有个原因。只为当年在兴林国时,有个尧山修士楼那富律,曾经有过‘欲成正果,必须求得尧山的白莲,方可证道’的话,故特地来朝。”
   长眉老者点头微笑道:“原来是他在那里弄这玄虚。但他不如此说,你们也不会到此地来,一路上的魔劫也不会历尽,不历尽这些魔劫,就不得证道,这也是一定不易的。”
   妙善大师道:“大约那楼那富律特地指点弟子等到此拜见活佛,指点正觉的吧!”
   长眉老者道:“总而言之,缘法所在,要逃也逃不掉的。如今索性待我来说与你听吧!你前身本是慈航,只是立意要救度世间苦厄,故转劫人世,投到兴林国,才有此根气,如今尘劫将满,不久证道。此间白莲,原是有的,现在却已有人替你移到了南海普陀洛山做了莲台,备你日后受用。那边紫竹林才是你的净土,此间却没有你的缘分。至于蜕化的地方,却还在于兴林国中大香山的香山寺。这因为要借你的蜕化,使一班愚民知所感动,大家好一齐归化佛门,免受一切苦厄。至于她们二人,因缘还没有到,还得再苦修几年,但终究也会得证果菩提的。”
   妙善大师道:“承蒙指点,感激不尽。敢请示活佛法号,以便供养赡礼。”
   长眉老者道:“这倒不必,好得将来你自会知道。只我还有一件宝物送你。”说着从怀中取出一个白玉净瓶,递与妙善大师道:“此瓶你可带回去好好供着,但见瓶中有水,水中长出柳枝,那就是你成道之日。切记,切记!此地不可久留,如今你等可以去了。”
   妙善大师接了那羊脂白玉的净瓶,再拜辞谢,带了二人仍依旧路出了“胜境”牌坊,一直下山。一路晓行夜歇,在山中固然没有什么意外的枝节发生。
   出得谷口,妙善大师向二人道:“今番休再走岔了路,免得又惹魔障。”于是定了定神,辨明了方向,一直向东北进发。
   路上并无话说,有话即长,无话即短,行行重行行,那一日已到兴林国大香山下。
   那些居民,一见大师等朝尧山回来,大家都扶老携幼地前来迎接,欢声雷动。早有人报入香山寺中,那班大小尼僧,都披了袈裟,撞钟击鼓,排着班直到山麓,把大师簇拥着迎入香山寺中去了。如今,楚庄王已下令将香山寺升为皇家寺院,下辖白雀寺、旃 檀寺、南北兴寺、镇海寺、南龙泉寺、洪福寺、盆河寺、北龙泉寺、龙泉寺、灵泉寺、大悲院、妙觉寺、竹园寺、天宁寺等16处下院和密县水磨院、水田水磨院、双沟水磨院、石渠北水磨院、石渠南水磨院等5处水磨院,僧众已达2000多人。
   妙善大师到得禅堂坐定,众尼过来参见慰问已毕,妙善大师不免将路上之事,从头至尾向大众宣说一番,听得大家眉飞色舞,不住口地宣诵佛号。妙善大师亲自取出那羊脂白玉的净瓶,安放在佛前供桌上。众尼知道那可是件宝物,只等瓶中有水,生柳枝出来,早让大师成佛。
   事有凑巧,在大师讲说的时候,原有不少闲人在听。闲人里边,老少都有,中间有一个童子,名唤沈英,他生来很是聪明,只是一味地顽皮嘴快,一天到晚地和人家开玩笑,老成些的人,常常会凭空上他的鬼当。
   他听大师讲得津津有味,就恨不得也赶去玩上一趟。后来听到那白玉净瓶自会有水,自会长出柳枝来,他就有些不信,暗想:“空空一个瓶儿,若没人去灌水和将柳枝插进去,是决不会自生自长的。”他于是灵机一动,又想闹顽皮故态,来与妙善大师打趣一场。但当时殿上人多,不便下手,只好离去。
   可是他既存了这一个念头,如何肯就此放手呢?至于在别人却也并不知道他的念头,不过禅堂之上,终日不断人迹,夜间又关门闭户,外人如何能够入内?故沈英虽然想了种种方法,终未能如愿。  
   光阴荏苒,转眼已是数月。这一天,沈英忽想出一个毒计来。他预先预备下了一罐清水,一枝杨柳,去藏在隐僻之所,然后独自潜往柴房,敲石取火,就柴草上点着。无情的烈焰,熊熊地燃烧起来,合寺尼僧,闻得柴房里失火,都吓得手忙脚乱,一齐奔往后边,忙着汲水救火。前面禅堂中,连人影也没有一个。沈英便乘此机会,拿了预备下的东西,跑到禅堂,一耸身跳上供桌,将罐中的水倾入净瓶,柳枝也插得端端整整,又拭净了供桌上的足印,然后匆匆地退了出来。
   那时,山下居民也都闻警赶来,帮助救火,来来往往,情形很是杂乱,谁也不会留心沈英的行动,更不会想到这把无情大火却是这小子使的坏。见他提着一个瓦罐,还只当他是来帮助救火的呢!
   可是那沈英却自肚里寻思道:“如今白玉瓶中的水也灌了,柳枝也插了,照大师所说,一见如此,就是坐化成佛的日子。如今我弄个假,待她明天如不坐化成佛时,便可和她大大地开一场玩笑,那时看她还有何说?”
   再说当下幸而发觉得早,救的人又多,不一会儿便将火扑灭,未成巨灾。忙碌一场,已是黄昏时候,大家吃过了饭,收拾停妥,各自回禅房去做清课。匆忙之间,却没有谁顾念到供桌上的羊脂白玉净瓶,故沈英虽忙了一场,当日却并没有人发现。
   一宿无话,直到来朝,大家起身,自有值日的尼僧到各处去洒扫揩拭。值大殿的性空,刚揩到供桌,即发现净瓶中的柳枝,凑上前去一看,果真一瓶满满清水。她喜出望外,放了手中抹布,一路奔出殿来。恰好永莲彩了一束鲜花来上供,两人撞了个满怀,险些儿各跌一交。正是:
   看她传喜讯,不见眼前人。
   欲知后事如何,且待下回分解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